导航菜单

让更多农牧民在家门口创业致富

青海位于中国西北部,是一个传统的农牧业省份。然而,近年来,随着大量年轻农牧民出国工作,“谁来种地,谁来放牧”的问题在农牧区日益突出。如果不能早日解决这个问题,将会影响农牧业的持续稳定发展。自2013年起,青海开始实施新型职业农民培养试点工作。一年多来,一大批农牧区合格农民被确定为新型专业农民。一些年轻人甚至回到了他们的家乡开始他们自己的事业。青海已逐步探索出培养新型职业农民的途径。

“三位一体”的培养模式,搞好“教育”一词

与其他地区相比,青海的农牧民由于牧区分散,地域辽阔,少数民族众多,培养不好。“原来,我们是包容性的专业技术培训,培训成千上万的家庭。现在我们必须做出改变,搞好“教育”这个词,首先重点培养一批新的职业农民。青海省农牧部门科技司司长熊晋宁说。

如何写一篇关于“余”的好文章?2013年,青海率先在大通、互助、乐都、格尔木四县市试点新型专业农民,探索建立教育培训、认证管理和政策支持“三位一体”的培养体系。在培训方式上,应建立“中等职业教育”的办学机制,即在各级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平台上开展三年制兼职成人中等职业教育,实行灵活学分和交替农学。毕业后,学生可以获得中等职业教育和农业职业资格证书。

34岁的阿怀明是大同县农业大学的学生,也是当地新专业农民的培养对象。“课程与生产紧密结合。我主要研究蔬菜的害虫控制。”阿华明告诉记者,这门课程的研究是实用的,对他种植的10亩马铃薯和卷心菜很有帮助。除了Ahuamin提到的专业实用技能课程之外,还有实用写作和计算机操作等文化课程。

"新型专业农民的培养首先要结合当地的产业特点,选择培养对象。我们目前正在选择和培育土地面积超过10亩、初中或以上、年龄在30岁至50岁之间的大型种植者。”大同县农业广播学校校长李淑霞表示,在课程设置方面,当地政府只设置了两个现代农学类(包括油菜种植和马铃薯种植)和两个农产品营销和储藏类。教学中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采用圆桌讨论、多媒体互动和参观学习。

全省已有800多名农民得到认可,并逐渐成为致富带头人。

今年4月,大通县认定308名具有初级资格的新型专业农民,这308人也成为青海省首批认定的新型专业农民。青海省今年共培养了2000多名新型专业农民,其中800多名被认定为具有初级资格的新型专业农民。

经过近两年的培育,这些新型专业农民不仅学到了文化知识和专业技能,更重要的是全面提高了致富能力。海东市乐都区高庙镇旱湾村的农民李叶巍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李叶巍多年来一直努力工作,但他找不到自己的商业平台。两年前回到家乡后,他和父亲在樱桃园开了一家公司。在原来种植的基础上,他还承包了周围30亩荒山育苗和种植大果樱桃。由于技术等原因,他的樱桃园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但并没有带来多少效益。

去年,乐都被选为c级飞行员

今年8月,青海省海东市被农业部和财政部指定为新型专业农民培育城市,大通、互助等14个县也被列为新型专业农民培育示范县,标志着青海新型专业农民培育全面推进的开始。

据报道,大通、互助、乐都、格尔木三个县(区、市)为期三年的兼职成人中等职业教育试点项目,虽然仍在进行中,但实际上已经为青海省新型职业农民的培养探索了一条道路。熊晋宁告诉记者:“青海通过试点培养专业农牧民取得了一定成效。培训对象从数万户向大农户、农业企业、农牧民专业合作社、现代农业示范园区管理人员转变取得突破。另一方面,从短期生产培训到产前、产时和产后发展的系统教育和培训模式的培训模式取得突破,促进了地方特色产业的发展。”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根据计划,青海将继续实施教育培训、认证管理和政策支持“三位一体”的培养体系,加强生产经营、专业技能和社会服务的“三种协调”培训,在14个示范县培养1.5万名新型专业农牧民,对符合条件的给予新型专业农牧民证书,并制定相关政策予以扶持。

”培训的主要目的是培养具有文化、技术知识和管理技能的新农牧民。这个群体决定了青海农牧业的前景。”青海省农牧厅副厅长刘青媛表示,未来几年,青海将继续把培训作为培养新型专业农牧民的基础和重点,把培养与促进具有特殊效益的农牧业发展紧密结合起来,培养一批创业致富的新型专业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