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民间故事:一夫二妻(2)

民间故事:一个妻子(2)

2019

一个妻子和两个妻子(2)

一天,陈子芳坐在商店里。我看到一个男人在军校里打扮,走进去,说:“我是杜都一家人。主人经过这里,想买一件缎子礼物。他说:'有一个陈云峰,客户。我派您去参观。您知道陈云峰的商店吗?”

陈子芳说:“云峰是第一任父亲。请问中士是州长吗?我不知道要买多少缎子?”

该男子说:“是要守护云南,买两三百块银缎。云峰是第一个方面,可以和我一起去看看师父,用足够的钱,然后订购,怎么办?”

陈子芳认为:“我父亲当时没有谈论这件事。现在我在购物,我不想伤害我。我忍不住看着它。”所以我答应了,我很快就让大家为它做准备。我自己也跟着那个人。

超过20英里后,到处都是山林。没有路人。陈子芳心中存疑。他将要问。突然,他在树林里钻了一个人,拥抱了陈子芳。陈子芳大吃一惊。推测是抢劫道路的土匪只能乞讨,他们还期望带领道路的人来进行救援。谁知道那个人也是一群。他从身上拉出一条绳索,并绑住了陈子芳。他从靴子上拿出锋利的刀指着陈子芳说:“谁称你为坏继母,我们今天就杀了你,就是你。继母的想法,不管我们做什么。”

陈子芳喊道:“尽管她是继母,但我对她一无所知。如果有不孝之事,我应该派官员到政府处分。”两位秘书要私下杀了我吗?今天我没有理由。死亡虽然可怜,但我从未生过孩子,但我已经到了孙子受伤的地步。”之后,他哭了起来。两个人听了他的话,说他们很伤心。他们开始了同情心,割断了绳索,然后说:“那我们怎么让你走?”

陈子芳擦干眼泪,鞠躬感谢他:“你是我重生的父母。我敢问两位主人给他们起名字,他们将来会还钱的。”

两人叹了口气:“事实上,我不想让你说这是我师父世美今天要杀了你的意思。我们全都被称为义,一个被称为雍,我们不会伤害无辜的人。刚才看到您可怜,所以说吧,不知道要付什么钱。现在当您回去时,我们也想找到一条出路。但是您必须避免几天,五六天后回家,让我们走得更远。如果您不能赶上,那是两全其美。”此后,两个人分别举行拳击和陈子芳。

陈子芳看见他们走了,他们又哭了。他们越想恨,就越会坦白在寺庙外面呆着,思考如何与杜世美打交道。

杜世梅再次看到,陈自芳五六天没有回家。他知道事情已经完成了,他去寻找丁的鬼魂,他没有回避陈氏一家。一天晚上,杜时美和丁一起睡,突然他们听到院子外面的声音,他们都在哭泣。杜时美静静地跑去看看那是什么,只看到一块火,到处都是红色。男女老少,哭泣和逃跑,然后大喊大叫,杀死天空,枪声无休止。杜世美感到震惊,并迅速要求知道李嘉的士兵已被杀害。

(继续,图像来自网络。)

一个妻子和两个妻子(2)

一天,陈子芳坐在商店里。我看到一个男人在军校里打扮,走进去,说:“我是杜都一家人。主人经过这里,想买一件缎子礼物。他说:'有一个陈云峰,客户。我派您去参观。您知道陈云峰的商店吗?”

陈子芳说:“云峰是第一任父亲。请问中士是州长吗?我不知道要买多少缎子?”

该男子说:“是要守护云南,买两三百块银缎。云峰是第一个方面,可以和我一起去看看师父,用足够的钱,然后订购,怎么办?”

陈子芳认为:“我父亲当时没有谈论这件事。现在我在购物,我不想伤害我。我忍不住看着它。”所以我答应了,我很快就让大家为它做准备。我自己也跟着那个人。

超过20英里后,到处都是山林。没有路人。陈子芳心中存疑。他将要问。突然,他在树林里钻了一个人,拥抱了陈子芳。陈子芳大吃一惊。推测是抢劫道路的土匪只能乞讨,他们还期望带领道路的人来进行救援。谁知道那个人也是一群。他从身上拉出一条绳索,并绑住了陈子芳。他从靴子上拿出锋利的刀指着陈子芳说:“谁称你为坏继母,我们今天就杀了你,就是你。继母的想法,不管我们做什么。”

陈子芳喊道:“尽管她是继母,但我对她一无所知。如果有不孝之事,我应该派官员到政府处分。”两位秘书要私下杀了我吗?今天我没有理由。死亡虽然可怜,但我从未生过孩子,但我已经到了孙子受伤的地步。”之后,他哭了起来。两个人听了他的话,说他们很伤心。他们开始了同情心,割断了绳索,然后说:“那我们怎么让你走?”

陈子芳擦干眼泪,鞠躬感谢他:“你是我重生的父母。我敢问两位主人给他们起名字,他们将来会还钱的。”

两人叹了口气:“事实上,我不想让你说这是我师父世美今天要杀了你的意思。我们全都被称为义,一个被称为雍,我们不会伤害无辜的人。刚才看到您可怜,所以说吧,不知道要付什么钱。现在当您回去时,我们也想找到一条出路。但是您必须避免几天,五六天后回家,让我们走得更远。如果您不能赶上,那是两全其美。”此后,两个人分别举行拳击和陈子芳。

陈子芳看见他们走了,他们又哭了。他们越想恨,就越会坦白在寺庙外面呆着,思考如何与杜世美打交道。

杜世梅再次看到,陈自芳五六天没有回家。他知道事情已经完成了,他去寻找丁的鬼魂,他没有回避陈氏一家。一天晚上,杜时美和丁一起睡,突然他们听到院子外面的声音,他们都在哭泣。杜时美静静地跑去看看那是什么,只看到一块火,到处都是红色。男女老少,哭泣和逃跑,然后大喊大叫,杀死天空,枪声无休止。杜世美感到震惊,并迅速要求知道李嘉的士兵已被杀害。

(继续,图像来自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