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透过史记,发现司马迁的那些小九九!不认真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2019-10-17 :00第一堂历史课

古往今来,司马迁的《史记》绝对是一座“史料”方面不可逾越的山峰。然而,读过《史记》的人都知道,虽然《史记》是一个历史数据,但它的个人情感色彩相对较重,比如众所周知的强调项羽、轻刘邦、重李光、轻霍伟等。

当然,刚才给出的例子还是比较容易看到的,实际上有很多不容易看到,只要你仔细阅读,你总能找到它们。那么,司马迁在《史记》还有什么?如果你不仔细阅读,很难找到答案,但是读完之后,你会发现《太史公》越来越可爱了。

首先,我父亲算错了年份,暴露了司马懿的“野心”

司马迁的父亲名叫司马谈,是汉朝的一个“诏书”。他死前教过他的儿子。其中一个说:

“自从赢了我们四百多年,诸侯和《史记》就推掉了。今天韩星,统一在海里……”

你说的“元林”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捕获麒麟。这有点像幻想,不是吗?这不是重点。关键是“赢”一词通常指的是鲁哀公十四年,即公元前481年,孔子在春秋时期停止写作,历史记载“赢”以“赢”结束。

然而,当时对儿子说这些话的司马谈,在没有参加汉武帝的退修仪式后不久就去世了。那一年是公元前110年。从“收购林”到现在还不到400年,怎么算呢?司马谈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圣旨,怎么会不明白这么简单的时间问题呢?

别担心,下面还有几个字,你读完后会明白的。

先人曾说:‘孔子生于周公去世后,享年500岁。至于孔子死后的500岁,他有能力介绍明朝,并且很容易传承下去。春秋时期以后,这首诗、书和音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是命中注定的!这是命中注定的!你怎么敢让他走?"

啊!周公死后500年有一个孔子,孔子去世已经500年了。难道没有另一个圣人诞生了吗?司马家族想写《史记》,这意味着什么仍然未知?抓住它。时嘉独特的歌声和离骚押韵。我们接受了!

第二,黑皇帝吴晗

这也知道得更多,毕竟两人有一种“深仇大恨”,司马迁在黑汉武帝这条路上,总是这么惊讶,给你找个产品:

“所以都是为了梁武帝和孩子,没有男人和女人,他们的母亲都任务死亡,难道不是贤三哉!显而易见,对后代的远见和考虑不是肤浅地听愚蠢的儒家思想的结果。“吴”的标题不是空的

什么意思?这不是圣人,而是梦想家,梦想家,酸酸的文人知道什么,或者你是皇帝?否则,怎么能称之为“武力”?

我不知道你听了这话后有什么感觉,但我认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称赞刘裕。

四、保护自己受伤的心脏

《吴太伯世家》有一段话,这似乎很常见。这是一个记录声明。原文是这样说的:

“十三年春天,武玉因为楚国的葬礼而被砍倒。他让公子盖瑜和朱勇围住楚军的六八名士兵。让季札留在晋朝,观察诸侯更迭。”

乍一看,什么都没有。如果你再看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结合《左传》,它被仔细地逐字比较。啊!盖宇是谁?为什么在《左传》中写着“右边的光是英俊的,左边的影子是英俊的”?

哦!对了。吴王僚的弟弟叫“严羽”,不是“盖羽”!那司马迁为什么改名?如果你改了名字,为什么不叫它“阿瑜”和“丙瑜”?为什么叫“盖宇”?事实上,在太史公的心目中,这没关系,反正它就是不叫“禹岩”!

太史公一定在想:我的书,我不能做决定吗?

当你看《史记》时,你还发现了什么关于太史公的晚年?欢迎来到新闻!

古往今来,司马迁的《史记》绝对是一座“史料”方面不可逾越的山峰。然而,读过《史记》的人都知道,虽然《史记》是一个历史数据,但它的个人情感色彩相对较重,比如众所周知的强调项羽、轻刘邦、重李光、轻霍伟等。

当然,刚才给出的例子还是比较容易看到的,实际上有很多不容易看到,只要你仔细阅读,你总能找到它们。那么,司马迁在《史记》还有什么?如果你不仔细阅读,很难找到答案,但是读完之后,你会发现《太史公》越来越可爱了。

首先,我父亲算错了年份,暴露了司马懿的“野心”

司马迁的父亲名叫司马谈,是汉朝的一个“诏书”。他死前教过他的儿子。其中一个说:

“自从赢了我们四百多年,诸侯和《史记》就推掉了。今天韩星,统一在海里……”

获麟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捕获麒麟的意思。有点玄幻对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获麟”通常指的是鲁哀公十四年,也就是公元前481年,这一年,孔子写春秋停笔,史载“获麟而止”。

然而,当时给儿子说这段话的司马谈,因为没能全程参与汉武帝的封禅大典,不久就撒手西去了,那一年,是公元前110年,怎么算,从“获麟”到如今,也不超过四百年的时间,司马谈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太史令,怎么连这么简单的时间问题也掰扯不清呢?

别急,下面还有几句话,看完你就明白了。

“先人有言:‘自周公卒五百岁而有孔子。孔子卒后至于今五百岁,有能绍明世,正易传,继春秋,本诗书礼乐之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让焉。”

呀!周公死后五百年有个孔子,孔子死后到现在也有五百年了,那、那、那,不是又有圣人要诞生了吗?司马家要写 《史记》 ,这象征着什么还不明了吗?得得得!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我们认了!

二、黑汉武帝

这点知道的也比较多了,毕竟俩人有着“深仇大恨”,司马迁在黑汉武帝这条道路上,总是那么出其不意,找一段给各位品品:

“故诸为武帝生子者,无男女,其母无不谴死,岂可谓非贤圣哉!昭然远见,为後世计虑,固非浅闻愚儒之所及也。谥为“武”,岂虚哉!”

什么意思呢?翻译成现在的话来就是说,像武帝这样杀钩弋夫人,立其幼子,这哪是不圣贤啊,而是有远见啊,高瞻远瞩啊,那些酸文人都知道个啥啊,还是您武帝厉害啊!要不然怎么称之为“武”呢?

不知道你听完什么感受,反正我是没觉得他在夸武帝。

三、对战国四公子态度各不同

战国四公子虽然都入列传,都是“公子”,但太史公却有着他太史公的倔强:

说到信陵君魏无忌时总是亲切的说“公子”或“魏公子”;

说到孟尝君田文和平原君赵胜的时候,就称之为孟尝君、平原君;

而说到春申君黄歇的时候呢?大多数都直接称之为“黄歇”。

尊重谁,不屑谁,一目了然!

四、保护自己受伤的心灵

《吴太伯世家》 里有一段话,看似很平常,就是一个记事的语句,原文是这么说的:

“十三年春,吴欲因楚丧而伐之,使公子盖余、烛庸以兵围楚之六、。使季札于晋,以观诸侯之变。”

乍一看,没啥;再一看,还是没啥;再结合 《左传》 对比着仔细逐词逐句看,咦!盖余是谁?为何 《左传》 里写的是“光帅右,掩余帅左”?

哦!对了!吴王僚的弟弟是叫“掩余”,不叫“盖余”!那司马迁为何要给他改名呢?改名的话为何不叫“甲余”、“丙余”呢?就偏偏叫“盖余”呢?其实吧,在太史公心里,无所谓了,反正不叫“yan余”就对了!

太史公一定是想:我的书,我还不能做主么?

你在看 《史记》 中,还发现过哪些太史公他老人家的小九九?欢迎爆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