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张国荣是烟火,华晨宇是烟火里的尘埃

网络广播中,李荣浩是男孩,他给薛志谦写了《丑八怪》,给Leo Ku写了《怪兽》,但为自己写了《模特》。

对于这样一种怀念小人的怀旧八卦,我想说,这很有趣,还有吗?

拿起键盘,我想直接吹《烟火里的尘埃》,但是经过仔细的摸索,张国荣的《我》逐渐从后面冒出来。这两首歌是达玉林写的,张国荣的歌词说:“我是我,五彩缤纷的烟花。”对华晨雨的歌词说:“我就是我,只是烟火散落的尘土。”

有传言说,林曦在开始之前就已经在网上看到了华晨宇的视频。碰巧的是,华晨雨不止一次唱过张国荣的《我》,我也看到了。

《我》由张国荣组成,然后移交给林曦。他说:“我已经考虑过歌词的开头。我就是我,你知道我想写什么吗?”林夕说他知道,然后说完歌词看了张国荣,张国荣说那是他想要的。

歌迷称呼华晨yu为一朵花,称张国荣为他的兄弟。这次,王子从他的《我》取走了材料,制成了花的《烟火里的尘埃》。因为这两首歌表达的情感是一致的,所以我就是我。

《烟火里的尘埃》:我开怀大笑,坦率地哭泣,为什么表情使这个世界排列?我是我,我就是我,只是烟火散落的尘土。

《我》:不要躲避,为我最喜欢的生活而活。不要使用墨水,而要站在明亮的角落。我是我,那是另一种烟花。

我华晨雨

这两首歌曲在使用图像时完全相同。 《烟火里的尘埃》:只有我,守护着安静的沙漠,等待鲜花盛开。 《我》:我喜欢我,让玫瑰开了结果。在寂寞的沙漠中,同样的红色月球裸体。

绝望的沙漠,寂寞的花朵,为自己而活,烟火或尘土,并自己定义“ I”。

不同之处是花朵在《烟火里的尘埃》上,青春饱满,荷尔蒙爆裂,微笑开阔,哭泣坦率,那是一种充满活力的爆发自我。

和在《我》的兄弟一样,经历了太多的沧桑,勇敢地移开了墨水,静静地站在光线的角落,是一种静态,高贵的自我。

最后是希ye。尽管这是与《我》相呼应的作品,但在《烟火里的尘埃》中仍然有一个醒目的新句子:我生活在一个大孩子中。写得很好,我可以用晚年来形容孩子。

孩子们更好地理解,这是孩子气,是孩子的心。几岁了?这个孩子已经住了很长时间并且足够大,但仍然没人能理解吗?这样写寂寞,因为潮流汹涌,童话般的笔法也是如此。

实际上,林曦先例是在两首不同的歌曲中相互反映,例如《约定》和《邮差》。

邮递员王菲

《约定》:

记住当天的门牌号

还保留着带着微笑离开的样子

整个城市都像那天一样轻

沿着这条路,走半长的街道

请记住,路灯发出黄色的脸庞

也点燃了不冷不热的午餐

忽略天堂和大地,就像我不记得自己一样

我仍然没有忘记看到天空和黄色的树叶飞走

《邮差》:

门号错误。错误的上街方式

感冒时要保存。你怎么能弄乱?

没有和弦,但有伏特

黄色的树叶会飞得很远。这种命运只能说再见

最后,您必须将花朵的解释吹到《烟火里的尘埃》。从4:08到4:20的高音部分,从真声音到假声音再到排列的布置,尘埃漂浮在高海拔,情绪螺旋上升并喷涌而出。它是“在烟火中”。尘埃中的“我”。

“你想成为谁?”

“我为什么不能做我自己?”

以上。

看着飞扬的灰尘掉下来

没有人发现它存在。自由

世界可以充满乐趣吗,我忍不住感到无聊。

不应该一个人呆呆发呆

只有我在安静的沙漠中守候着,等着花开

只有我看着别人的幸福并感到情绪激动

让我听听大日子的真相,我不想理解

它不应该是什么?

我的心住着一个大孩子

如果世界不了解,那就是对阴影的坦白

在烟花中找不到幼稚的残骸

只有我在安静的沙漠中守候着,等着花开

只有我看着别人的幸福并感到情绪激动

让我听听大日子的真相,我不想理解

只有我,我很奇怪

我仍然觉得风在风中

你为什么不回来,风不会回来

悲伤,没有悲伤,麻木那么快

应该慢吗?

微笑着坦率地哭泣

为什么要安排这个世界

我是我,我就是我

那只是烟火散落的灰尘

大风吹过

风不会回来

你可以放慢速度

http://newslist.winefol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