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矿价跌速太快,根本来不及抛货金融衍生品助推钢企另辟蹊径

通向传统管理之路

老马是卡车司机,常年将货物拉到唐山地区的一些钢厂。当钢铁业仍在蓬勃发展时,他去钢厂拉渣渣,他不得不向钢厂支付货物费用。拉动之后,运费可以赚到70-80元每吨。

“现在,钢厂把货物交给我,我不想这样做。”那匹老马对记者的路很痛苦。这只是钢铁行业低迷的一个缩影。

《期货日报》记者近日去了“钢铁之乡” 唐山调查,当地钢铁企业反映,当前钢铁业已经陷入“怪圈”,也就是说,原材料和钢铁企业已经不多关系,即使原材料被逆转钢厂,钢厂仍在赔钱。

“这个'怪圈'将导致许多钢铁公司倒闭。我们不知道,但是关闭钢铁厂的现象才刚刚开始,甚至更糟的是,这种情况很快就会出现。”钢铁公司已做出上述判断。

现金流“防御战”

去年,螺纹钢和铁矿石这两个品种在竞争中的跌幅似乎更快。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价格从2015年初的高点2600元/吨跌至最低的1600元/吨,跌幅达38%,铁矿石期货也“不甘落后,从去年初的500起。人民币/吨最低跌至282元/吨,跌幅达43%。

“现在80%-90%的钢铁公司正在为银行工作,我们仍然感到高兴。”河北省一家不愿被嘲笑的钢铁公司。他说,尽管钢厂正在亏损,但这种钱的出售不能停止,这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非常残酷的现实。

据介绍,在经历了2014年的暴利之后,钢铁公司在2015年的前八个月几乎不能维持产量,但是在9月和10月,随着钢铁价格的快速下跌,许多钢铁公司几乎都把以前的利润都被吐回来了。

“由于持续的亏损,螺纹钢的供应现在萎缩了,预计以后还会进一步萎缩。”国丰钢铁采购部期货业务部主任周耀臣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有鉴于此,他认为,今年铁矿石还将维持低成本运行,运行区间将在28-52美元/吨。


山西建邦集团日照玛雅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东认为,目前的钢材价格已经跌至1600元/吨,这个价格可能无法在今年1月举行。他认为,对于钢厂而言,最重要的是保持现金流量。 “目前,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拥有更好的现金流,而超过95%的钢厂的现金流令人担忧。”李东告诉记者。

据了解,钢铁公司维持现金流的最常见方法是减少库存。李栋说,山西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库存只用了三天,而焦炭的存量不到一天,甚至几小时。据记者了解,唐山地区钢厂铁矿石库存已用了半个多月,以前的库存周期约为40-50天。

李栋说,目前,国家禁止企业进行转口贸易,企业失去了一条融资渠道。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只能扩大钢材的销售,因此价格很低。在这种恶性循环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的情况下,钢材的价格没有底端,1500元/有可能有吨甚至1400元/吨。”李东悲观地说。

当前期间的组合突出显示了“魅力”

记者研究发现,许多钢铁公司现在希望使用金融衍生品摆脱困境。据唐山的一家钢铁企业称,在过去的几年中,唐山地区的钢铁企业普遍对期货有一种抵制,但如今这种心理正在逐渐被淘汰,企业正在积极主动地“拥抱”期货工具。

河北景业钢铁就是其中之一。据京冶钢铁财务处业务经理严延超介绍,在铁矿石期货市场之后,该公司的热情很高,专门用于套期保值。但是,由于当时铁矿石期货的研究不足,期货经营者与采购部门之间没有充分的沟通,对企业期货部门与采购部门的“损益”进行了单独评估,套期保值无法实现当前期间的组合。尝试不是很成功。

但是,经过近两年的探索,专用钢的套期保值操作已逐渐步入正轨。他说:``我们现在严格遵循套期保值的想法,主要是为了避免原材料或制成品价格出现大幅波动的风险,并稳定企业利润。''严延超告诉记者,他们的套期保值品种主要是铁矿石,炼焦煤,焦炭和线。黑色类型,如钢。

“我们将不断改善铁矿石的库存信息,了解铁矿石的交付过程,并加强与其他兄弟钢厂的沟通,从而不断提高我们的期货运作水平。”严延超说,他们目前的期货业务团队在运作过程中有较大的自主权。 “过去,老板对期货业务的干预更大。现在老板给了我们更多的交易权,而我们的期货部门的运作也变得更加灵活。”

记者了解到,李栋所在的山西建邦集团正在探索多种方式结合的方式。例如,工贸结合,即钢厂的生产与贸易公司的业务相结合,也是钢公司的一种普遍做法。

李栋说,如果他们有10万吨的贸易矿运抵香港,他们可以先出售2万吨,然后将这些资金用于期货市场,对剩余的8万吨铁矿石进行期货套期保值。钢铁厂用完8万吨铁矿石后,便关闭了相应的仓位。

“正常情况下,现货价格下跌30-50元/吨,期货价格也会相应下跌。铁矿石期货套期保值后,我们不再担心价格下跌。”李栋告诉记者,今年没有钢铁企业采用工贸结合的原料损失会比较大。

“今年以来,矿物价格下跌得太快。钢铁企业的矿石库存很大,卖货为时已晚。如果工商业结合起来,他们不能使用的库存就可以。加速流通。铁矿石期货是管理最完善的库存。好的工具。”李东说。

周耀辰对此表示赞同。他告诉记者,幸存下来的铁矿石贸易商几乎总是使用期货进行套期保值,如果不使用期货工具,钢铁公司将变得被动。 “在过去的几年中,钢铁公司已经能够通过大量采购向贸易商提供一些折扣。现在,当铁矿石价格下跌时,像嘉吉和嘉能可这样的大型贸易商可以做得很好。他们并不着急出货,当价格稳定时他们可以控制供应。”周耀辰说。

在期货交易方面取得成功的沙钢集团,也采用了工商业结合的方式。沙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沉谦在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集团长期关联矿的一部分将通过一家贸易公司进行套期保值。 “在长期的联合矿之后,我们可以将其出售给集团公司,也可以将其出售给外部公司,后者将充当监管者。”沉谦说。

在李东看来,无论是贸易还是钢铁业务,一个好的模式都是最重要的。 “将来表现良好的企业将不可避免地是拥有良好销售渠道和良好商业模式的企业。”

一些钢铁公司测试场外选择

除了使用期货套期保值外,一些钢铁公司目前正在尝试使用OTC期权套期保值。 “为了使采购更加精细,我们的本地企业正在逐步探索场外交易期权的对冲操作。”周耀晨告诉记者。

“从钢铁行业的角度来看,场外期权的门槛低于期货的门槛。”周耀辰说:“通过期货套期保值,钢铁公司必须考虑如何每天调整头寸,并考虑何时增加或减少头寸。使用期权对冲,例如制作欧洲期权,是不同的,您可以在最后一天做。”

但是,他还提到,使用期权套期还涉及特许权使用费问题,例如钢铁公司执行螺纹钢买入看跌期权,而钢铁公司则进行近月的铁矿石卖出看跌期权,钢铁公司购买螺纹钢。看跌期权支付权利金,卖出铁矿石认沽期权收取权利金。根据当前的固定价格,两个月后支付的铁矿石溢价约为5.9%,螺纹钢的溢价约为3.5%,现货市场的波动幅度超过15%,因此请谨慎行事。钢铁厂的特许权使用费很少,风险可以控制。

此外,周耀辰还表示,在钢铁企业套期保值中使用期权还面临一个问题,即会计核算非常复杂,例如如何定义特许权使用费,其性质是什么。

“期货对冲的保证金必须归还给钢铁公司的账目,而溢价是一种溢价性质,实际上是服务费,例如对冲100,000吨铁矿石,根据5.9计算正确的权利。权利也是一笔很小的服务费,而且审计也不好。”周耀晨告诉记者。

他说,这恰恰是因为账目会计非常复杂,所以钢铁公司很难使用场外交易期权对冲。同时,钢铁公司相对于新的期权风险对冲工具而言还相对较新,因此参与程度降低了。另外,当前的期权市场庄家和竞争对手的承受能力较小,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对冲的规模。

尽管存在许多局限性,但在周耀辰看来,期权对冲的使用为钢铁公司提供了新的渠道。 “尽管钢铁公司现在在使用期权对冲方面更加谨慎,但我们将逐步进行。随着期货对冲工具的逐步发展,人们相信国内钢铁公司最终将接受各种对冲模式。”周耀辰说。 (来源:期货日报)

[打印] [关闭]

http://www.zh-f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