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开学AI盯着你!上课说话、打瞌睡就不是好学生?

Original IT Times 2019.9.4我要分享

当App ZAO风暴的整个脸部的红脸还未平静下来时,9月2日,即国立学校的第一天,网上放映了一张照片,在教室里,蹲在桌子上几次,玩着相机捕获了电话几次,睡觉几次,举手几次,阅读几次和聆听了几次,因为它印有a蔑的徽标,被标识为视觉AI系统。

精彩的评论

有网友评论说:校园里美好的回忆,从课堂上的文件,脸上,喜欢偷偷摸摸的女孩那里,我不知道天才男孩眼中的精英教育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不知道800亿美元的估值。蔑视是如此之大,我只是觉得,如果有人想控制,杀死和剥夺数百万人的童年,那么他公司的技术突破将不会被提及。

我知道网民已经表达了他们的态度:

挑衅反应

公众对此提出质疑。对此的回应是,这张图片只是一个概念上的演示。该公司的教育产品专注于校园的安全性,但实际上类似的AI教室分析系统已开始进入教室。

南京中国药科大学在教室里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学生不能跳过课程或登录自己的同学。关键是学生不能一举一动都逃脱这套“鹰眼”。

并非唯一一家研究AI课堂分析的AI公司。中国药科大学并不是唯一安装教室人脸识别系统的学校。在2018年的AMB会议上,提供场景解决方案的一半安全供应商表示,他们可以基于AI +教育进行人脸识别监控。

AI课堂分析会侵犯隐私吗?

AI课堂分析是否侵犯了学生的隐私?老师首先分为两个派系。 “要(鼓励)学习,你仍然会抱怨,你还是学生吗?”中国药科大学图书馆信息中心主任徐建振说,学校由于教室的原因已经咨询了公安部门和法务部门。这是一个公共场所,因此没有“侵犯隐私”之类的事情。

北京大学富阳未来学校的语言老师唐义斗表示,他不同意AI相机分析并进入教室。教室是私人的。它更像是由特定的师生群体共享的空间。 “使用摄像头考勤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收集和监视教室的行为是一种过度的干预。这意味着师生之间的不信任,这将影响到师生共同建立的安全,可信赖,舒适和舒适的环境。” p>

在教室里,是否只有需要监督的学生?如果老师也受到监督,课堂教学会得到改善吗?熊秉琦,教育专家,认为从教育人的角度出发,良好的课堂教学应该是互动性和探究性的,并引导学生思考教学过程。这就要求有宽松的氛围,允许批评和质疑。无疑,当知道人脸识别系统监视并记录了教室中的每一个动作时,老师的教学很可能会选择遵循该教科书,并且学生对教科书的教学不满意,并且必须对教学表现出兴趣AI监控下的内容。丰富”。

人工智能开发与隐私保护

如今,AI已进入场景着陆的关键点。争议促进了AI应用的登陆和法律法规的完善。政府和人工智能企业现在应该思考的是,AI的边界在哪里?人工智能推广与隐私保护之间的平衡如何平衡?

从AI模仿到AI面孔变化,再到AI课堂分析,技术是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最热门的话题,并且AI立法已受到全世界的关注。

在欧美,人脸识别很难实现,旧金山等美国城市也已通过立法禁止使用该技术。英国不久将举行第一例警察面部识别案件,而瑞典GDPR第一个案件瑞典学校使用面部识别技术注册了学生出勤率。并被罚款200,000。

“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全面深入应用导致了隐私保护的丧失。中国社会已经进入了零私有社会。”在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法治论坛上,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指出,人工智能武器化这一全球风险使人工智能的国际治理成为必要。

如果有一天将人工智能武器化,谁来控制它?这个世界安全吗?以核能为例,核能已发展成为一种武器化技术,人类的命运或多或少与之相关。因此,国际社会一直受到这项技术的束缚。 “核能相对较高,进入门槛较高,成本也较高。并非所有受试者都可以参加,但是信息技术的门槛和成本相对较低,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甚至有些不国实体有更深层次的干预,我们应注意这方面的安全隐患。”沉卫星说。

目前,在许多AI问题上,法律还没有完善,大多数案件都依赖于公司的道德约束。人工智能治理面临诸多挑战。上海科学研究所所长史谦说,最大的原因是“使用”先于“治理”。一方面,人工智能治理需要改善法律建设。一方面,使用时,它需要保持“底线”。在IT世界中,“数据就是价值”的说法正在流行,但是数据不能被滥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8月起草的《民法典人格权》草案中,对收集和处理自然人的个人信息有明确规定,要求“得到自然人或其个人的同意”。必须获得“监护人”等,个人生物特征信息也包括在保护范围内。

AI +教育的边界在哪里?

AI课堂分析引起的争议并没有否定AI进入教育行业和进入学校的作用。

“王小明摔在学校西边的墙上。”同时向班主任和卫生部门发送了一条消息。体格检查后,学生的伤害与父母同步。为了避免发生各种校园安全事故,上海中医药大学下属的开威小学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制造了“隐形装甲”,以及时发现一系列安全事故,例如拥挤的楼梯和学生打架。

在卢湾高中的AI实验班上,几名学生一起创造了一个智能分类垃圾桶。清洁工不需要再次询问。你是什么垃圾AI垃圾桶可以直接告诉您是湿的还是干的。

“ 8月1日小学劳动技能课,8月27日生命科学实验室……”在父母的手机上,清楚地记录了暑假期间孩子们在学校的活动,甚至看到孩子们在学校花了4.2元买了一罐牛奶。在上海的建清实验学校,从零食和饮料自助售货机到体育馆的体育馆,再到图书馆借书,学生们可以“擦手”完成购买和借阅。

AI正在浸透上海学生的12点钟。各种AI +教育的应用都对学校的水进行了测试。然后,“最适合AI +教育的着陆场景是什么?”“ AI +教育的边界是什么?” AI发展与隐私保护之间的平衡是政府,学校和AI公司需要考虑的问题。

作者/孙伟前卫李玉阳

编辑/踢踢姐姐

图像/网络

来源/《IT时报》公共电话号码观看时间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收款报告投诉

当App ZAO风暴的整个脸部的红脸还未平静下来时,9月2日,即国立学校的第一天,网上放映了一张照片,在教室里,蹲在桌子上几次,玩着相机捕获了电话几次,睡觉几次,举手几次,阅读几次和聆听了几次,因为它印有a蔑的徽标,被标识为视觉AI系统。

精彩的评论

有网友评论说:校园里美好的回忆,从课堂上的文件,脸上,喜欢偷偷摸摸的女孩那里,我不知道天才男孩眼中的精英教育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不知道800亿美元的估值。蔑视是如此之大,我只是觉得,如果有人想控制,杀死和剥夺数百万人的童年,那么他公司的技术突破将不会被提及。

我知道网民已经表达了他们的态度:

挑衅反应

公众对此提出质疑。对此的回应是,这张图片只是一个概念上的演示。该公司的教育产品专注于校园的安全性,但实际上类似的AI教室分析系统已开始进入教室。

南京中国药科大学在教室里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学生不能跳过课程或登录自己的同学。关键是学生不能一举一动都逃脱这套“鹰眼”。

并非唯一一家研究AI课堂分析的AI公司。中国药科大学并不是唯一安装教室人脸识别系统的学校。在2018年的AMB会议上,提供场景解决方案的一半安全供应商表示,他们可以基于AI +教育进行人脸识别监控。

AI课堂分析会侵犯隐私吗?

AI课堂分析是否侵犯了学生的隐私?老师首先分为两个派系。 “要(鼓励)学习,你仍然会抱怨,你还是学生吗?”中国药科大学图书馆信息中心主任徐建振说,学校由于教室的原因已经咨询了公安部门和法务部门。这是一个公共场所,因此没有“侵犯隐私”之类的事情。

北京大学富阳未来学校的语言老师唐义斗表示,他不同意AI相机分析并进入教室。教室是私人的。它更像是由特定的师生群体共享的空间。 “使用摄像头考勤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收集和监视教室的行为是一种过度的干预。这意味着师生之间的不信任,这将影响到师生共同建立的安全,可信赖,舒适和舒适的环境。” p>

在教室里,是否只有需要监督的学生?如果老师也受到监督,课堂教学会得到改善吗?熊秉琦,教育专家,认为从教育人的角度出发,良好的课堂教学应该是互动性和探究性的,并引导学生思考教学过程。这就要求有宽松的氛围,允许批评和质疑。无疑,当知道人脸识别系统监视并记录了教室中的每一个动作时,老师的教学很可能会选择遵循该教科书,并且学生对教科书的教学不满意,并且必须对教学表现出兴趣AI监控下的内容。丰富”。

人工智能开发与隐私保护

如今,AI已进入场景着陆的关键点。争议促进了AI应用的登陆和法律法规的完善。政府和人工智能企业现在应该思考的是,AI的边界在哪里?人工智能推广与隐私保护之间的平衡如何平衡?

从AI模仿到AI面孔变化,再到AI课堂分析,技术是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最热门的话题,并且AI立法已受到全世界的关注。

在欧美,人脸识别很难实现,旧金山等美国城市也已通过立法禁止使用该技术。英国不久将举行第一例警察面部识别案件,而瑞典GDPR第一个案件瑞典学校使用面部识别技术注册了学生出勤率。并被罚款200,000。

“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全面深入应用导致了隐私保护的丧失。中国社会已经进入了零私有社会。”在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法治论坛上,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指出,人工智能武器化这一全球风险使人工智能的国际治理成为必要。

如果有一天将人工智能武器化,谁来控制它?这个世界安全吗?以核能为例,核能已发展成为一种武器化技术,人类的命运或多或少与之相关。因此,国际社会一直受到这项技术的束缚。 “核能相对较高,进入门槛较高,成本也较高。并非所有受试者都可以参加,但是信息技术的门槛和成本相对较低,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甚至有些不国实体有更深层次的干预,我们应注意这方面的安全隐患。”沉卫星说。

目前,在许多人工智能问题上,法律尚未完善,大多数案件都依赖于公司的伦理约束。人工智能治理面临着许多挑战。上海科学研究所所长石倩说,最大的原因是“使用”是在“治理”之前。一方面,人工智能治理需要完善法制建设。一方面,在使用的时候,需要守住“底线”。在IT界,“数据就是价值”的说法在流传,但数据不能被滥用。

在8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起草的《民法典》人格权草案中,对自然人个人信息的收集和处理有明确规定,要求“必须征得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的同意”等,个人生物特征信息也纳入保护范围。

人工智能+教育的边界在哪里?

人工智能课堂分析引发的争议并没有否定人工智能进入教育行业和进入学校的作用。

“王晓明在学校西边的墙上摔倒了。”一条消息同时传到了班主任和卫生部。体检结束后,学生的伤害与家长同步。为了避免各种校园安全事故的发生,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凯威小学利用人工智能构建“隐形盔甲”,及时发现拥挤的楼梯、学生打架等一系列安全事故。

在卢湾中学的AI实验班,几个学生一起工作,创造一个智能分类垃圾桶。清洁工不用再问了。你是什么垃圾?垃圾桶可以直接告诉你你是湿的还是干的。

“ 8月1日小学劳动技能课,8月27日生命科学实验室……”在父母的手机上,清楚地记录了暑假期间孩子们在学校的活动,甚至看到孩子们在学校花了4.2元买了一罐牛奶。在上海的建清实验学校,从零食和饮料自助售货机到体育馆的体育馆,再到图书馆借书,学生们可以“擦手”完成购买和借阅。

生意在82中受到冲击。“ Ye +是最时尚的”。发展与隐私保护之间的平衡是政府,学校和AI公司需要考虑的问题。

作者/孙伟前卫李玉阳

编辑/踢踢姐姐

图像/网络

来源/《IT时报》公共电话号码观看时间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